Wikimedia Quarto/1/Zh-5

From the Wikimedia Foundation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欢迎
欢迎
创始人
创始人
报告
报告
项目
项目
访谈
访谈
新闻
新闻
国际性
世界各地
结束语
结束语
Ward Cunningham
访谈:沃德·坎宁安

俄勒冈的某天一大早,早餐之前,季刊编辑组赶上了沃德,当时他正从最近在伊利诺斯召开的PLoP会议(Pattern Languages of Programs )恢复到常态中。几罐Moxie(一种软饮料)中间,我们摘取了他脑子里关于wiki、版权和维基媒体社群的想法。后来他又上了IRC在#wikipedia上挂了一会儿,在那里他受到了恰如其分的称赞。


关于wiki

轻松编辑是所有Wiki的本质。在编辑方面还有什么障碍需要克服?你希望看到wiki如何发展?

WC:如过你指的是在wiki上写作还有什么困难的话,那就是缺乏一种所见即所得(WYSIWYG)的编辑形式。有些人或许会说wiki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你必须克服这种奇怪的编辑方式。但是你想一下,让人在一个小文字框内输入整段整段的文字实在是很残忍的事情。另外只要不是所有人都不会使用[wiki的文字编辑器],我是不会满意的。

在您的《Wiki方式》("The Wiki Way")一书中,您不断强调拥有编辑的完全自由度的重要性。是否有可能在加入更好内容的同时,也保留旧的一些东西呢?

WC: 在我自己的wiki里,我总是把事情做到极至。我尽量把所有东西都设置为可编辑的,并不留历史记录,这样“删除”就是真的删除,当你使用“删除”命令前会先考虑一下。我很高兴人们接受了这个挑战,并了解到他们可以通过这个方式做些什么。在访问过我的wiki后,他们可以自己评估说,“这么将wiki方式推到极至时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坏处。”我认为当然可以对wiki设些限制,但每一条新的规则会让参与者参与的难度增加。
    我非常赞赏维基百科,因为它在基本忠于我对简单书写的概念的同时,却又能创造出那么多可读的页面。我认为维基百科是一个杰出的模范,显示一个大型的计划如何在保留wiki本质——即当我看到错误,我纠正它——的同时又创造出高水平的文章。我不必登录,或者接受专门的训练,或者……

“我不认为没有了[分开的对话页]维基百科会成功。现在的问题是,我原本的、没有对话页的wiki是否还算是wiki?”

对于将对话页和内容页分开你有什么看法?

WC:我爱死它了。它实在是太好了。我认为维基百科对那些不认为自己是作者而又喜欢评头论足的人而言十分有价值。我不认为没有了它维基百科会成功。
    现在的问题是,我原本的、没有对话页的wiki是否还算是wiki?

在一个单一的wiki里合并许多语言有什么看法?

WC: 哦,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阅读页面的能力,而且要注意一些敏感的问题... 在重要和微妙的问题上一直是某些wiki所擅长的。当你一只脚在这种语言的文化里,而另一只脚则在另一种语言文化里,你就可以在不同文化之间对一些微妙的问题进行沟通,对作品进行一种全球性的表达。
    我的'wiki可能是什么'的梦想就和它类似,通过能够阅读多种语言的人们的努力,我们创建了一个不在乎大家说什么语言,却能够一起分享作品的社群。我认为这会对世界上的传统媒体逐渐的产生影响——一个翻译者很难将一个文化解释给另一种文化的人。
    但是这对你来说会是一种这样的方式,对你来说像是乱码一样的语言你会视而不见,而你所看到的只有你所能看懂的那些。我设想的wiki页面会以几种语言共同呈现。你将会养成一种在所有语言中进行阅读的习惯,而且当出现不一致的时候,你会说“哪里有一个错误需要修改”,而且你已经有了这个很棒的全球性的处理方式。

那么... 维基百科是一个wiki吗?

WC:绝对是。我觉得人们对维基百科有一定程度上的信任上的游移。我总是很快的提醒在我的wiki上的人这不是维基百科,而且那里正在进行许多变革。我以维基百科社群的作为感到骄傲,我认为它是值得尊敬的。
    我心目中的wiki应该是这样的:内容先于社群。较少的错误。发表开始于出版本身——先出版,再编辑。每一个新页面的起点都很低,让他们自己成长到合理的水平。还有就是一个拥有“最近更改”的社群——能够让所有人知道其他人正在做什么,鼓励访问者从读者变为作者又变为编辑。
    当我在构思wiki时我阅读了一本由Edwin Schlossberg,一个博物馆展览规划者所写的小书。他提到,一场表演的“质量”是由观众决定的(只有那些用心观看演出的观众们才能决定演出是否优秀)。他说当你拥有一个媒介,允许观众们各自表演并观赏各自的演出时,你就发展出一种团结的社群意识。这正是这里所发生的事情。

关于微软

有些人想知道,您加入了微软后感觉怎样?

WC:正如我在自己的wiki里所说的,“我现在加入了微软,但我还是同一个沃德。我感觉微软也还是那个微软。

可能有些人会期望您对他们有些影响。

WC:我想确实有很多人是这么希望的。  

 

不合时宜和版权

在你还没有使用wiki进行协作的时候,你用什么呢?

WC: 我使用过大约12种wiki。我每天使用的其他工具只有email... 它需要随时查阅。如果我有一些针对性的事情,或者临时性的事情,我会向某人发一封email。如果我讨论的是一些长期的话题,我会把他写到wiki中,并给他一个指针。
   你知道,所有的电子邮件系统都会崩溃。谁又可能设想到,需要授权和拥有很高安全保护的电子邮件,会比wiki更脆弱?我们的收件箱没有我们的wiki有价值,因为wiki任何人都可以编辑。
    每天检查我的电子邮件简直是一种负担,然而浏览维基百科却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我把这当成是对我的一种慰劳,我把浏览维基百科当成是一种游戏。维基百科是我非常喜爱的内容网站。

(我们知道。它也是我们的。)

WC: 我真正感兴趣并且乐意见到的是,维基百科的内容是在一个公共的协议下发行的。百年以后,人们将很难分别什么会是“正确”的在线百科全书;但是如果我们有50部百科全书可供选择,那就没有什么大问题。我认为这才是他伟大的地方。我们还是这次旅途中的初学者;设想一下,这可能需要我们几代人的经验才能完成这种[全球性的合作]。  

关于维基百科

你最近编辑过维基百科吗?你认为它如何?

WC: 我每个星期几乎都阅读维基百科,只是要了解一些知识。但是我编辑的并不多。如果有人要我指定一套现代的百科全书,我会选择维基百科。维基百科现在定位就是百科全书....
   我想,维基百科会变成一个原始资料的来源。

实际上,我们完全和他相反;我们的基本规则之一就是“没有最初的研究”。

WC: 是不是因为这其实是避免卷入争端的共同基础?我一直希望人们讨论那些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他们自己的经历就是讨论的基础。一个社群必须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否则你就会陷入互相的不信任之中。

在wiki早期的时候,你认为这种方式将来有可能用来建立一套百科全书吗?

WC: 事实上我想过创造一部收录wiki社群特殊用语的词典。正是为了创造一本特殊的社群语言词典,才让我想到开始第一个wiki。但是维基百科的范围要比我的wiki大地多。当时我也考虑到可能有很多其他的议题,但是我不鼓励人们来讨论这些东西,因为我以为一个论坛是很脆弱的,如果不是诚心寻求共识,那就根本不会有任何共识。
    当我现在吹嘘wiki的优点是,我其实是为一个wiki社群能够创立并维护自己的游戏规则而骄傲,这是一个计算机程序做不到的事情。你不可能将中立原则写成法规,然后做一个程序,在每个人发表文章前先检查一遍它的中立性。唯一可能实现[这样]一个社会守则的只有通过大家的广泛讨论。

“谁又可能设想到,需要授权和拥有很高安全保护的电子邮件,会比wiki更脆弱?”

您曾否想过,wiki可能有一天发展到它今天的规模?

WC: 我预料到可能会有失败,但我也知道最终能够找到正确的道路。我认为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当一个组织架构被证明是错误时,人们应该重新组织一个更好的体系。

为什么不弄一些更大的wiki计划,比如书评或者杂志项目?

WC: 可能这样的庞大计划要每过几年才会出现一个。或许能够了解到社会合作如何运作以及其价值的人数增长只能这么快;而且其中又必须要有人愿意耗费精力来组成这样一个社群。也可能有人确实创造了这么一个社群,但是却说:“嘿,这个东西真是好,让我从中捞点好处吧!”,让这个不太明智的决定葬送了一个计划。
    我猜想可能将来在所有领域都会有wiki诞生。但是现在,对于那些只想尝试一下wiki的人,为什么在你能够参与一个已经发展得很好的社群的情况下,还要自己创建一个新社群呢?

你认为为什么我们的维基百科社群会如此巨大?

WC: 维基媒体基金会鼓励分立新的社群,在某种意义上是比完成一部百科全书更伟大的目标。把这个过程传播到更多的社群中。

谢谢你和我们的谈话。你还有什么看法吗?

WC: 我希望你们除了谈论维基百科的文章数发展外,也要讨论[维基百科的]理念如何传播到全世界。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利用通讯和基金会来监视与宣传这些理念,并支持理想主义的文化行为。

--[WQ]

 

<< 5 >>

</div>